白缔言°墟里孤烟

诶嘿这里是景休!杂食党!

[陆夫人中心]陆夫人的神奇动物

最近去看了神奇动物在哪里……
小纽扣好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咳,失态了。
然后突然想更文……
这章大概会是夫人和她的两个鹅[nv]子[er]的故事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陆夫人裹紧了她紫色的长袍,在沙漠里拎着大大的箱子顶着风艰难的移动。
应该会是好天气吧?陆夫人想。
然后就刮起了黑沙暴。

沙暴卷起了陆夫人落在了一片废墟上,一个黑发的小男孩从沙暴里走了出来,挥挥手让沙暴消失,随即拉着陆夫人的手走到角落里把她推到另一个奄奄一息的紫发小男孩的面前。"救他,不然杀了你。"小男孩赤色的眸子盯着陆夫人,又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堆白骨"治不好的下场就和他们一样。""小绝……不要……伤害别人了……"奄奄一息的小男孩费力的挪到小绝旁边扯了扯他的衣角摇摇头,"没关系的,毛豆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小绝蹲下身抱住了毛豆,"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
作孽啊……
陆夫人叹了口气,打开了她的箱子,敲了敲箱壁,"各位起来干活儿了啊,包包你把房间准备一下,牧笛?牧笛!准备手术!"接着麻利的抱起毛豆拉着小绝跳进了箱子,同时一道金色的光芒从箱子中钻出,化为金发碧眼的人形坐在箱子边。"那么,箱子就拜托给你了麦爷!"陆夫人把毛豆抱进了手术室,轻轻的放在手术台上招呼牧笛做手术,又轻轻带上门拉着小绝走到了另一个僻静的小房间里。
"现在咱们能谈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么,默然者小朋友?""我哥哥毛豆……""你放心我保证他没有问题。"
小绝沉默了一下,讲起了他和毛豆的故事。

我不知道我从哪里来,我只知道我有个很爱我的哥哥叫毛豆。毛豆似乎天生就会魔法,可是这个村子是不允许有魔法出现的,于是他就压制着他的魔力,最后产生了我。当时的我还不能变成人的形态,只能寄附在他身上,所以有的时候的他会变得很奇怪。渐渐的村里的人好像发现了他的异常,找巫师来替他看病,多么可笑啊,一个不允许魔法存在的村子里居然有巫师。那个巫师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我和他分离开来了,我和他都成了村里的异类,他的父母也不要他了,于是我们俩就这么相依为命着过日子。后来村里经历了一场瘟疫,认为罪魁祸首就是我们俩,要杀掉我们,他们打不过我,就强行抢走了毛豆把他绑在绞刑架上要杀他,要他偿命,然后我……我……
小绝突然哽咽起来,"我毁了整个村子……还误伤了毛豆……"
陆夫人叹了口气,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你和毛豆以后就跟着我吧,我会教你怎么控制自己的力量,然后把毛豆送到霍格沃茨学魔法,好吗?""那我会和毛豆分开吗?那些巫师都说只有我消失了毛豆才……""不会的,你们可以一直在一起。""好!"小绝的眼里一下有了神采,高兴的原地转了个圈,一个重心不稳差点摔地上。
"噗……""毛豆!"小绝惊讶的看着门口坐在轮椅上的毛豆,一脸的惊讶"怎么会好的这么快啊……以前那些巫师都看不好的……""那是因为有他啊"陆夫人扬起下巴指了指推着毛豆轮椅的龙包包"龙血的恢复力……""夫人你这次要给我加餐!今天流了好多血呢!""好好好加餐加餐,我去喊麦爷回来吃饭。"
陆夫人走上楼梯,对着小绝和毛豆露出了笑容,"最后再说一句,欢迎回家。"

tbc—
这个我一定会更完的你们要相信我……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