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缔言°墟里孤烟

诶嘿这里是景休!杂食党!

[卷黑]FLOWER

少爷Flower视频里的脑洞,花仙子[?]黑x人类卷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那是纯黑第一次见到卷毛。

瘦小的白发少年被一群小混混围在中间拳打脚踢却依然顽强的反击,即使是处于劣势,还是拼命的爬起来还手。

一身黑衣的男人从树上跳了下来拦在中间,抬手就是一拳打在了最近的混混脸上:"喂我说太过分了吧?一群人欺负一个?""你算哪根葱?给老子上!"为首的混混挨了一拳,龇牙咧嘴的挥手让小弟冲上去。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小混混们被一个个的放倒,倒在地上哼哼唧唧求饶,混混头子见势不妙想逃却被揪住衣领按到了墙上一顿拳打脚踢。

"别再让我看见你。"男人松了手,混混头子仓皇而逃。

"谢谢。"蹲在角落里的少年费力地扶着墙站起来,又一个站不稳倒了下去。男人连忙伸手去扶住他:"真够英勇的啊小伙子,坐着别动。"少年听话地乖乖坐下,只见男人变魔术一般地拿出了一朵白色的蔷薇花丢在少年的伤口上,没一会伤口就开始迅速恢复而蔷薇花却开始迅速枯萎。"这……"少年吃惊地看了看伤口,又看了看蔷薇花,一把拉住了男人的手:"哇!花仙子!""是花神。"男人抽抽嘴角纠正他,随即摆了摆手:"行了赶紧回家吧,你家里人一定等急了。"没等少年反应过来,眼前就只剩下散落一地的花瓣。

少年把那朵枯萎的蔷薇花种在了花盆里。这朵顽强的蔷薇花居然活了下来,终年开着灿烂的花。

卷毛再也没有见到过纯黑。

小时候的经历就像是童话一般的梦境,是那样的不真实,只有窗前那朵蔷薇花告诉他,那一切都不是梦。可那有有什么用呢?自己眼前的世界逐渐变得灰暗,钢筋水泥的丛林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工作上的烦心事也让他看不见生活的色彩,青翠的树木被灰黑的金属"塔"取代,每个人的眼里看不见一点阳光。

也许自己就要这么麻木的过完这灰暗的一辈子了。卷毛和自己说,外面阴云密布的天气让他更坚定了这个想法。一片蔷薇花瓣落了下来,被风卷到了它应该去的地方。

真是不让人省心啊。纯黑想。

他用力扬起手心里枯萎泛黄的蔷薇花瓣,开始了漫长的旅途。

他每走到一个地方,就带走一朵花的花瓣,花瓣越积越多,在他的身后成了一条彩色的河流。

不知道过了多久,纯黑终于到了卷毛居住的城市。他奋力击碎一根根"塔",冲上了被"塔"层层包裹的巨树。

卷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城市中央的"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颗开满了粉色花朵的巨树,在风的帮助下来了一场壮观的花瓣雨,眼前的世界不再灰暗,缤纷的色彩填满了这个世界。

而一身黑衣的男人坐在他的窗边含着笑递上一朵鲜红的玫瑰花。

"重新介绍一下自己。我是纯黑。"

end—

想写很久了×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