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缔言°墟里孤烟

诶嘿这里是景休!杂食党!

[P陆]战魂

脑洞。
ooc。
准备好了吗!
黑喂狗!

如你们所见,陆之遥是个道士。
浪迹天涯的那种。

这里曾经是个战场,刀光剑影血流成河的痕迹已被时间冲淡,只有那些腐朽在地里的武器还在诉说着当年的悲壮。陆之遥此行便是为了在这片战场上寻找到比较趁手的武器。
时光带不走的,是有灵性的法器。

天突然阴了下来,陆夫人眉头一皱,抬手从包里抽出几张符甩了出去,接着就是噼里啪啦如同放鞭炮的声音。青色的鬼火四处飘散,把陆之遥团团围住。他谨慎的后退着,从储物戒里摸出了自己施法的令旗。

"旗妖出阵。"令旗发出了淡淡的红光,旗子里钻出了一只巨大的黑色狼妖扑进了鬼群。
"小绝,动手。"陆之遥甩出了一把爆破符,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响起,青色的鬼影瞬间被炸的无影无踪。"石迩的爆破符还是很好用的嘛……""夫人你先别夸石迩了咱被围了。"
小绝的声音响起,陆之遥才发现从地里钻出了越来越多的恶鬼把他们围住,陆之遥没有办法,只好边打边退,进入了整个战场的中央。
"夫人你是不是傻啊怎么往中间跑啊!""我觉得中间……有一股力量在唤我过去……"陆之遥一个愣神儿差点被鬼爪子挠着,幸亏小绝反应快替他挨了一刀。"夫人你小心点儿啊发什么呆啊!"

陆之遥向后退着,猝不及防被绊了一下,跌坐在地上,旁边是一具白骨,似乎手里还抓着什么。
完了……陆之遥绝望的想。
这时鬼潮突然停了下来。
夫人茫然的看着这一切。

天色迅速变暗,乌云密布,仿佛是墨团在天空化开,数道红色的闪电从天而降落在了陆之遥的身边,一柄长剑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此剑剑身温润如玉,微微透着蓝光,在时间的长河里散发着异样的光芒。陆之遥小心的握住了剑柄,把剑举了起来。剑身蓝光消逝,露出了血一般的红光,刹那间万鬼哭嚎,连小绝也躲进了令旗,一个身影浮在了陆之遥的身后。

地上的骸骨缓缓立起长出血肉化作少年模样,剑眉星目一身淡蓝色的盔甲,粉色的长发简单的束成一个小揪揪,拄着一把和陆之遥手上的剑一模一样的长剑。
"夫人,好久不见。"

记忆的潮水淹没了陆之遥。
那年陆之遥作为军师随着他四处征伐,两人出生入死情同手足拿下了大大小小的战役,陆之遥进宫领赏时却没想到他被奸人所害战死沙场,几十万大军被投毒身亡活埋于此。而陆之遥闻此消息悲痛欲绝染上了风寒卧床不起,又被贬为平民无药医治,终于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孤独的死去。
命运的轮回让他们再次相遇。

陆之遥突然就湿了眼眶。
"阿皮,好久不见。"
"这才是你的令旗,拿好了。"阿皮蹲下身用双手扒开了土,露出一个精致的盒子,他亲手把盒子打开取出旗子交给了陆之遥。
陆之遥颤抖着接过了令旗,令旗散发着淡紫色的光芒落在了陆之遥的手上,在触手的一瞬间光芒四射变成了一把尾部是旗帜的长枪。熟悉的感觉让陆之遥鼻子一酸哭了出来。
"哭什么啊……我等了这么多年可不是为了看你哭的。"
原来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去轮回,一直在等着自己。

阿皮搂住陆之遥在他额头落下一吻,随即举起了长剑。
乌云瞬间消散,时间仿佛停了下来,寂静无声。
"上前一步者,斩。"

end—

啊中元节的脑洞现在才写……写的不好见谅!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