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缔言°墟里孤烟

诶嘿这里是景休!杂食党!

草稿流雷总×
头巾是bug×

毛有点乱
实不相瞒这是个雷迪陆×
比较吃藕+辨识度低就不打tag了
企图用照骗混更

抱歉占tag
想弄个凹凸世界的语c群
问问有没有人合伙
这里想磨安迷修×

[陆夫人中心]陆夫人的神奇动物

月考完更新庆祝一下
ooc预警。

谷陆谷·一个金币之约

"夫人夫人不好了谷歌又没了!"小绝有些慌忙的爬出了箱子"刚才箱子有道缝眼睛一眨就没了!""哦好,知道了"陆夫人理了理头发摊在床上"大晚上的能到哪儿去啊——""真的没事吗……"小绝有些失落的缩回箱子里。"没事。"

陆夫人往地上砸了枚金币,金币在地上蹦跳着,叮当作响。门突然被打开,一个人影闪出接着就是一个滑铲进了床底捡起了金币"啊……辛亏来得早啊……"他把金币塞进了衣袋里,刚准备跑就被揪住了衣领。"谷歌……你要去哪里啊……?"谷歌抬起头对上了如同鬼火般的绿眸,吐吐舌头跳进了箱子。

陆夫人是被砸门声叫醒的,她穿着睡衣开了门。
然后就被圣骑士的银盔闪瞎了眼。

开玩笑的。

"Pi?"陆夫人小心翼翼的问,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揉了揉眼睛,"别揉了,不是做梦。"高大的粉毛圣骑士拦住她,"跟我走一趟吧。""走?走去哪?"她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夫人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来这里展出的[真橙之心]项链昨天晚上被偷了,而嫌疑人被看见进了你的屋,你是和我走还是把他交出来?"Pi看她愣着不动,招了招手,一个透明的人影缓缓出现。"芬达,描述一下。""不用了,我去找。"陆夫人掀开了箱子揪住了企图逃跑的谷歌,念了现型咒就开始晃,亮闪闪的珠宝和黄金掉了一地,Pi和芬达挑挑捡捡终于找到了项链,道了谢之后就急忙赶回了展览中心。

"我的东西……我的珠宝……"谷歌坐在地上用自己的小爪子划拉着地上的珠宝和金块发出带着怨念的碎碎念。陆夫人又是气又是好笑的给他解了咒,看着他飞快的把这些东西塞进自己的衣袋里,"谷歌,你为什么要去偷项链啊?"谷歌低头收着东西一言不发,"生气了?那我这一个金币……""偷来……偷来给你的……"谷歌低下头,细碎的黑发挡住了发红的脸,陆夫人大笑起来,捧着他的脸亲了一口"我不需要那个,我要的就是你老老实实待在我身边。"

谷歌原来是行走江湖的大盗,可以说是从新东方一直偷到了霍格沃兹,从未失手,却败在了陆夫人的一个金币下。

那天下午,阳光明媚,紫发的女人夹着一枚金色的硬币,眉眼间满是笑意。

"给你一个金币,和我走好不好?"

tbc-
文力丧失中。
图个开心。
评论想看的cp,说不定会写。
tag很迷,有意见会删

[12TEAM]谜一样的校园生活

开学蜜汁日常,素材来源于生活。

#M12##交作业#
“12,交作业了”
“我说麦扣啊午间练怎么这么早就收了啊”
“别人都交了。”
“那是别人啊!你这种行为搁在古代就叫什么来着……苛捐杂税!”
“你交不交。”
“交……交……”

#道魔##黑板擦#
“魔王!”
“哎……?”
魔王抬起头就看见了朝他飞过来的黑板擦。
然后就被后桌伸手接住了。
“欠日啊你这样别怪我动手喽”
道长耿直的把黑板擦拍在了茜月的关键部位。
“嗷——”

#P陆##体育课#
“两位同学互相压腿,压不下去我就来压”
“老陆啊你柔韧性不错嘛”
Pi看着用手掌撑着地面的夫人,撸起了袖子。
“卧槽皮你要干什么?!”
“帮你一把。”
“靠!”
夫人捂住了自己要被按断的腰。

学习机没法儿用lof是最气的。
换手机更文×
随缘更新。

[聊天体]我们中出了个叛徒

到现在才发现聊天给我打成了论坛,在此更正
觉得自己是个智障。
语C聊天实况转播[划掉]
黑白童子和花鸟卷引发的血案。

芬达不是饮料:我有还差一个碎片就有黑童子了蛤蛤蛤[图片]

Saber已经在我床上了:卧槽你怎么攒了这么多了我才十几片[图片]

好哥哥势力登场:你们怎么都有碎片了啊我到现在连碎片都看不到[摊手]

抢到鸡腿算我输:听说你们想要黑白童子???

抢到鸡腿算我输:[图片][图片]

Saber已经在我床上了:不要,下一个

芬达不是饮料:不要,下一个

R受:不要,下一个

锃油哇亮的老黄:不要,下一个

六花我老婆:不要,下一个

非洲茉莉:不要,下一个

好哥哥势力登场:不要,下一个

好哥哥势力登场:要打魔王的扣1

R受:1

六花我老婆:1

Saber已经在我床上了:1

芬达不是饮料:1

非洲茉莉:1

锃油哇亮的老黄:1

抢到鸡腿算我输:[突然害怕.jpg]

抢到鸡腿算我输:茉莉我知道你出了仨花鸟卷要不然咱俩联个手?

Saber已经在我床上了:要打茉莉的扣2

抢到鸡腿算我输:2

抢到鸡腿算我输:卧槽人呢

好哥哥势力登场:因为你二啊

Saber已经在我床上了:奶之套路,又强又厉害[突然嚣张.jpg]

抢到鸡腿算我输:[你们的小可爱突然消失.jpg]

芬达不是饮料:[突然笑死.jpg]

非洲茉莉:[突然笑死.jpg]

锃油哇亮的老黄:[突然笑死.jpg]

R受:魔王你亲亲我我就帮你挡下所有人

抢到鸡腿算我输:人兽我告诉你我不吃这一套

抢到鸡腿算我输:[一个挑事的微笑.jpg]

Saber已经在我床上了:人兽魔王的意思是不带套

抢到鸡腿算我输:奶猹你不要给我搞事!

抢到鸡腿算我输:@好哥哥势力登场 王子你管管他!

好哥哥势力登场:我会让人兽好好爱抚你的

R受:魔王宝贝~来造作啊~

非洲茉莉:md看不下去了,呼叫藤哥@加x藤

锃油哇亮的老黄:呼叫101@yhw101yhw

六花是我老婆:呼叫……呼叫谁呢我……

六花是我老婆:呼叫六花……[泪流满面.jpg]

[陆夫人中心]陆夫人的神奇动物

ooc预警。

麦陆·箱子里的创世神

        陆之遥自己也记不得箱子是从哪里来的了。
        当她第一次打开箱子的时候,缓缓从箱子里探出半个身子往外爬的麦扣把她吓了一跳。
       "真对不起,让您受惊了,能麻烦您松下往下扣箱盖的手吗?"金发碧眼长着白色羽翼的创世神有些狼狈的撑住箱子,"我不会伤害您的。"陆之遥这时才反应过来,红着脸松了手"你你你没事儿吧?""请不用担心,我没事的。"麦扣奋力一挣爬出了箱子,一屁股坐在了箱子上,金色的短发被阳光照的有些耀眼,深邃的海蓝色眸子里仿佛装着星辰大海,洁白的羽翼展开像极了神话故事里的天使。陆之遥仰着头看着他,竟有些入了迷。
       "先自我介绍一下好了,我叫Mike,是个创世神……恩……这个箱子的创世神"麦扣拍了拍自己坐着的箱子打了个响指"请问您的名字是?""陆之遥。""听起来很像一个东方名字。""的确,我来自东方。您说您是创世神,可这就是个普通的箱子啊"陆之遥指指箱子,一脸的不相信。
       "既然这样的话,请您跟我来。"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陆之遥的手,带着她一跃而下。
        眼前豁然开朗。
        繁茂的草原,清澈的池塘,高耸的雪山和荒芜的沙漠组合在了一起,竟没有一丝违和感且有明显的界限使其互不干扰,一切都是那么浑然天成,有着自然的美感。
        现在陆之遥就站在草地上,草叶上甚至还挂着露水。"真是个奇迹……"陆之遥看着周围的一切喃喃自语。"既然是您打开了箱子将我放出来,那么这里的都是您的"创世神咬破自己的手指在她手背上画出了一个法阵"吾将效忠与汝。"
         陆之遥还处于震惊的状态就被传送到了箱子外,褐色的皮箱上不知何时多了一行[M&L]

tbc—
报个想吃的CP我来写?目前有以下的想法……
P陆·爱吃甜食的战神
谷陆·走哪儿都要三光的嗅嗅
道陆:来着东方的道士
还有让我想想啊……
考试成绩爆炸随缘更新×

[陆夫人中心]陆夫人的神奇动物

最近去看了神奇动物在哪里……
小纽扣好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咳,失态了。
然后突然想更文……
这章大概会是夫人和她的两个鹅[nv]子[er]的故事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陆夫人裹紧了她紫色的长袍,在沙漠里拎着大大的箱子顶着风艰难的移动。
应该会是好天气吧?陆夫人想。
然后就刮起了黑沙暴。

沙暴卷起了陆夫人落在了一片废墟上,一个黑发的小男孩从沙暴里走了出来,挥挥手让沙暴消失,随即拉着陆夫人的手走到角落里把她推到另一个奄奄一息的紫发小男孩的面前。"救他,不然杀了你。"小男孩赤色的眸子盯着陆夫人,又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堆白骨"治不好的下场就和他们一样。""小绝……不要……伤害别人了……"奄奄一息的小男孩费力的挪到小绝旁边扯了扯他的衣角摇摇头,"没关系的,毛豆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小绝蹲下身抱住了毛豆,"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
作孽啊……
陆夫人叹了口气,打开了她的箱子,敲了敲箱壁,"各位起来干活儿了啊,包包你把房间准备一下,牧笛?牧笛!准备手术!"接着麻利的抱起毛豆拉着小绝跳进了箱子,同时一道金色的光芒从箱子中钻出,化为金发碧眼的人形坐在箱子边。"那么,箱子就拜托给你了麦爷!"陆夫人把毛豆抱进了手术室,轻轻的放在手术台上招呼牧笛做手术,又轻轻带上门拉着小绝走到了另一个僻静的小房间里。
"现在咱们能谈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么,默然者小朋友?""我哥哥毛豆……""你放心我保证他没有问题。"
小绝沉默了一下,讲起了他和毛豆的故事。

我不知道我从哪里来,我只知道我有个很爱我的哥哥叫毛豆。毛豆似乎天生就会魔法,可是这个村子是不允许有魔法出现的,于是他就压制着他的魔力,最后产生了我。当时的我还不能变成人的形态,只能寄附在他身上,所以有的时候的他会变得很奇怪。渐渐的村里的人好像发现了他的异常,找巫师来替他看病,多么可笑啊,一个不允许魔法存在的村子里居然有巫师。那个巫师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我和他分离开来了,我和他都成了村里的异类,他的父母也不要他了,于是我们俩就这么相依为命着过日子。后来村里经历了一场瘟疫,认为罪魁祸首就是我们俩,要杀掉我们,他们打不过我,就强行抢走了毛豆把他绑在绞刑架上要杀他,要他偿命,然后我……我……
小绝突然哽咽起来,"我毁了整个村子……还误伤了毛豆……"
陆夫人叹了口气,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你和毛豆以后就跟着我吧,我会教你怎么控制自己的力量,然后把毛豆送到霍格沃茨学魔法,好吗?""那我会和毛豆分开吗?那些巫师都说只有我消失了毛豆才……""不会的,你们可以一直在一起。""好!"小绝的眼里一下有了神采,高兴的原地转了个圈,一个重心不稳差点摔地上。
"噗……""毛豆!"小绝惊讶的看着门口坐在轮椅上的毛豆,一脸的惊讶"怎么会好的这么快啊……以前那些巫师都看不好的……""那是因为有他啊"陆夫人扬起下巴指了指推着毛豆轮椅的龙包包"龙血的恢复力……""夫人你这次要给我加餐!今天流了好多血呢!""好好好加餐加餐,我去喊麦爷回来吃饭。"
陆夫人走上楼梯,对着小绝和毛豆露出了笑容,"最后再说一句,欢迎回家。"

tbc—
这个我一定会更完的你们要相信我……

[多cp]归途

特别草率的题目×
小学生文笔√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陆老爷——不好了——"门外突然响起的脚步声让陆之遥心里一惊,连忙放下笔开了门让人进来。"大将军他……他……"罗兹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倚着门框喝着陆之遥给他递的茶断断续续的吐字,"要不行了……"。"什么?"陆之遥捧着的茶一个没拿稳就摔在了地上,随即清了清嗓子喊了一声,"备车!"
自己担心的事情……还是要发生了么。

三天前。
牧笛做完了检查,拽着陆之遥的一宿把他拉到了僻静的角落:"老陆啊……将军他……早些准备吧。"接着拍了拍他的肩走了,留下陆之遥一人暗自神伤。

等到陆之遥赶到将军府的时候,沈祁烨气若游丝,见他来了,便拼命挣扎起身,伸出颤巍巍的冰凉的手拉住了陆之遥的手,血红的眸子也没了以往的神采,曾经慢悠悠的语速也变得艰难。
"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说罢,手无力的滑到一边。
"不!不要!沈祁烨!!!"陆之遥瞳孔一缩,下意识握紧了他没了温度的手,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曾经叱咤风云的战神,就这么去了。
国君十二闻讯,命人厚葬。

"陛下,陆大人……"孙浩龙顾不得君臣之礼直接推开了十二的书房门,拉起他施了个缩地术赶往陆府。

陆之遥觉得自己要不行了,恍惚之间他看见沈祁烨站在床边与一个个子矮小的人在争论。
"就算你是天界战神也不能例外!这就是他的命!地府我说了算!"魔王指着陆之遥对着沈祁烨喊,"他与你不同,你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本就不该轮回,可是他要!凡人必须轮回!"沈祁烨沉默了一下,拔出了他的长剑。"我就不让他轮回怎么着!他必须跟我走!"
"吱呀——"门开了,走进了十二和孙浩龙。"你们得把朕的陆爱卿留下!"十二一改平时玩世不恭的态度,把传国玉玺拍在了桌子上。"这是在人间!朕说了算!"
陆之遥看不下去了。
他费力的把自己支起来"我去轮回,这是我的命。"
"不行!"十二和沈祁烨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
陆之遥委屈的躺了回去。
"罢了罢了,这事交给我来办。"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麦……麦扣……"十二瞪大了双眼,"你不是已经……""对啊我在人间历练够了回天上了啊。"麦扣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拉起了陆之遥:"你应该还记得我吧?"陆之遥思考了一下"久闻君主金屋藏娇,后宫藏了个军师,原来就是……"十二突然红了脸,打断了陆之遥的话"别说了别说了我的陆爱卿怎么办啊?""和沈祁烨同等对待,去地府任职。怎么样,魔王你有异议吗?有的话我可要把这位国师收走了"麦扣笑着指了指孙浩龙,"我可知道……""没没没没有意见!"魔王赶紧表态。
"好,那这事就这么完了,各忙各的吧。"麦扣冲着他们挥挥手,消失在空气中。
于是所有人都回到了各自的归途。
end—

突然没文力了,下一个。
↑别给你的没脑洞找借口×

[12TEAM]8012战舰的迷之日常

看人兽拔刀满脑子咸鱼突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11.
"嗷——"
撕心裂肺的叫声在和谐的清晨响起。
随即就是匆匆忙忙准备出任务的Q君跑了出来。

12.
"Q君今天没任务啊。"
做早餐的茜月看着拿了装备就往外跑的Q君一脸懵逼。
可能是他又作死了。
被吵醒的陆夫人想。

13.
"mdQ君别跑啊老子砍死你!!!"
人兽衣衫不整几个瞬移跑到Q君身边把刀架在他脖子上。
随即全舰都闻到了清凉油的清香。

14.
"你……你涂了多少……?"
12蹲在被暴揍一顿的Q君旁边小心翼翼的问。
"我就……就涂了一点点……"
Q君一脸委屈。

15.
一把3rd插在了他耳边。
"好吧我涂了一瓶。"

16.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涂了一瓶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人兽你还好吗心疼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的魔王也拿哈哈哈刷了屏呢。

17.
然后魔王就被茜月一块面包堵了嘴。
魔王嚼了两口。
拔出了他的大剑。

18.
"欠日我去年买了个表谁让你在面包里放那么多辣椒粉的!!!"
"Q君放的啊我怎么会放辣椒啊我又不吃辣!"

19.
一把大剑插在了Q君的另一边。

20.
打什么打都给我留下来修地板!!!
今天的麦爷也在带着把子和火焰猫修地板呢。

tbc—

课前突然更文。
有点赶。
有bug见谅。
来自一个从没见过姬子大剑的景休。